虾米mmmm

鹤丸中心(鹤婶)

鹤丸中心
前言
爬到鹤球的墙头
婶婶痴迷懒蛋蛋,原本是打算写之前一篇文里鹤球的番外的,不过那样就变刀子了,就当是平行世界的另一个婶婶吧。
ooc我的


鹤丸国永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子,是她刚接手这座本丸的时候。

这座本丸有些特殊,审神者刚上任没多久就出了意外,所幸隔了一段时间,找到了继任的审神者——也就是他口中的少女。

第一次见面的少女显得有些局促,但仍是对着一屋子为数不多的刀剑们露出了一个温软笑容,声音清亮:“大家好,我是你们新的审神者,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有了新上任的审神者,这所有些荒废趋势的本丸也逐渐走上了正轨。出阵远征内番少女处理的井井有条,工作之余她还能一起做一些内番的工作。

在还未锻出压切长谷部之前,所有的工作几乎都是少女亲力亲为——除了长期担任近侍的清光会为她整理一些文件——即便如此她还是会每天抽出时间,或与刀剑一起完成内番工作,或与烛台切一起研究料理。

好几次出门归来的鹤丸都看见她拄着锄头站在田地里,或者是拿着篮筐采摘着蔬菜水果,那个时候的少女眼中总是有着不同寻常光彩。他并不理解为什么种田能让她笑的那么好看——让刀种田,在他看来是一件挺让他吃惊的事情。

那时鹤丸国永主要的工作是出阵与远征,整座本丸百废待兴,大家都忙碌异常——他自然也是如此——以至于他也没什么恶作剧的机会,或者说,忙碌的大家都没什么被惊吓的心情。

所以当他终于有一天留在本丸休息的时候,看见早上来伊达组的房间找烛台切商量料理食材的少女,他决定给他的主上一点惊吓。

算好时间用锄头在去往田地的必经之路上挖了一个浅浅的坑,他偷偷躲到树后等着少女的到来。

没过多久,抱着一个空篮筐的女孩缓缓走近。少女的长发在脑后高高束起,宽大的衣袖被两根绑带束紧,暖煦的阳光让她勾起了清浅的笑容。

完全没有注意到异常的少女一点一点接近了鹤丸挖的坑,一脚踩上了虚掩的泥土,栽了进去。

还来不及惊呼,良好的运动神经已经让她在算不上深的坑中站稳了脚。惊魂未定的少女还没理清头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旁边的鹤丸就扛着锄头嬉皮笑脸地跳了出来。

“哈哈哈哈,吓到了吗?抱歉抱歉……”

白衣白发的付丧神蹦跶到她面前,替她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篮筐。

“……鹤丸殿。”已经反应过来的少女一脸的黑线,“原本想让你放个假好好休息的,但看起来好像不太需要呢。”

被逮着帮忙采摘的鹤丸表示,这可真是吓到他了。


本丸终于走上正轨的那天,审神者办了个小宴会,并给整座本丸放了三天的假。

“主上和大家在外面玩就好了,这里交给我们就可以了!”主上控压切长谷部同学拍着胸脯保证不辱主命一定会准备好美味的料理,把习惯性想要进厨房的少女堵在了厨房门口。

“嘛,这里就交给我们吧,主上也辛苦了很久,该好好放松一下了。”站在料理台前的烛台切也笑着把她嘴边的话堵了回去。

“没错,主上今天就好好地玩一玩吧。”歌仙按着她的肩膀把她推到了外面。

而偷偷溜到厨房的少女被粟田口家的短刀们拉着手跑进了宴会最热闹的中心。

“哦呀哦呀,真是受欢迎呢。”难得的没有凑热闹的鹤丸站在廊边,看着被短刀簇拥的少女,感叹道。

“是呢。”坐在他脚边的小狐丸端着一碗清酒浅啜,手边放了少女给他从万屋带回来的油炸豆腐。

大家乱哄哄地热闹了一阵,醉酒的醉酒,玩闹的玩闹,竟没有注意到偷偷溜出人群的少女。

依旧穿着红白的巫女服,少女溜到了田地附近,小心翼翼地伸出右脚,踩了踩身前的土地,意料之中地看着这些土稀稀索索地掉了下去,露出一个一人深的坑。

“唔……稍微在鹤丸殿挖的坑里偷一下懒吧……”多日累加的疲惫涌了出来,少女揉了揉眼睛,小心翼翼地爬了下去,在坑底的角落蜷成一团,闭上了好看的蓝眸。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偷偷跟着少女过来的鹤丸低喃着,看向坑底安然入睡的少女。

他挠挠自己的白发,想了想也轻手轻脚地爬了下去。蹲在少女身前,听着她绵长的呼吸声,他替她拨开落在额前的碎发,摸了摸她的头:“辛苦了,主上。”

作为陪伴了她时间最长的刀,他自然也是清楚少女为了本丸作出的努力。鹤丸在旁边坐下,将少女的头放到自己腿上,让她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看着她轻闭的眼睛,鹤丸忍不住想起那个下午她眼中的神彩。虽然他还是觉得让刀做农活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但既然能让她那么高兴,那么这件事奇不奇怪,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鹤丸微微仰起头,靠在背后的土壁上,看着蓝天,思绪飘远。对于第一个审神者,他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了——他还清晰地记得那个人的面容,却回忆不起那是个怎样的人了……

结果最后鹤丸自己也没忍住睡了过去,还把自己一身白色的内番服弄的都是泥巴。

被勒令自己洗干净衣服的鹤丸正苦兮兮地在井边洗着衣服的时候,少女也抱着被她蹭脏的衣服过来洗了。

“没想到鹤丸殿居然有在坑里睡觉的习惯,”熟练地搓着衣服,少女也不忘记调侃这把平安老刀,“喜欢挖坑是因为喜欢在坑底睡觉嘛。”

他明明是陪着你一起睡觉的。

“……那主上怎么也在坑里睡着了?”

“啊……这个是因为,想要偷懒的时候,如果睡在鹤丸殿挖的坑里,就可以假装是摔进去的,而不是故意偷懒了。”少女伸出右手食指,煞有介事地解释道。

“而且这样不仅可以避免大家掉进鹤丸殿挖的坑里,还可以让鹤丸殿背锅,一举两得啊……”不知道是不是还没睡醒的原因,少女还一脸的得意,完全没有意识到背锅的受害者就在她面前。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看着她的小表情,白发的付丧神捂嘴掩去了唇边的笑意。


度过了最忙碌的时期,有了空闲时间的审神者也终于有时间花在她的一些小爱好上了——比如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这只鸡蛋。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白发的付丧神一脸吃惊地看着这只趴在米饭上的生鸡蛋,不知道是不是他眼花了,他仿佛能看到这只鸡蛋慵懒的表情。

“……啊哈哈,这位是懒蛋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灵力的原因,你们好像也渐渐能看见它了。”

“主上,不要对着食材说话了……”无力的烛台切麻麻。

鹤丸看着那只无精打采地念着“明天再开始努力”的鸡蛋,感觉活了这么久第一次对人世产生了怀疑。他的主上,还真是总给他惊喜啊。

认识了懒蛋蛋,鹤丸才意识到,少女周边许多东西好像都和那只鸡蛋有关——印着懒蛋蛋的T-恤,杯盖是懒蛋蛋的水杯,甚至是包装印着懒蛋蛋的纸巾。

这种迷之痴狂连沉迷惊吓他人的鹤丸都甘拜下风,看着和懒蛋蛋聊天聊的起劲的少女,鹤丸开始思考如何让他的主上转移注意力。


除了懒蛋蛋,看恐怖片可以算是审神者的另一大爱好了。

喜欢惊吓的鹤丸表示恐怖片十分的合他心意。他和少女总是一起坐在她那块小小的平板电脑前,看过一部又一部的恐怖片。

有的时候,正放到精彩的部分,悄悄躲到少女身后的鹤丸会突然“哇”地出声,将原本就高度紧张的少女吓得一个激灵,连声音都发不出。

而这个时候他又会真诚(?)地道歉:“抱歉抱歉,吓到你了?”

偶尔被吓的过分,少女也会面无表情地拿起他白色刀鞘的长刀,作出一副要折了他的样子。

每当这个时候他也会配合地做出土下座的动作,顺便藏起来掩不住的笑容。

“万分抱歉还请审神者大人饶小的一命。”

太可爱了…


鹤丸原本以为他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却没有想到有一天少女她说她看不见懒蛋蛋了——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的确是很久没有看见过那只鸡蛋了。

看着日渐消沉却故作坚强的少女,鹤丸拧着眉头思考了许久也没想出该怎么办——最好的方法当然是找回懒蛋蛋……可他哪知道怎么找回来啊。

他也找过那些个年纪一个比一个大的刀剑们,对于如何找回懒蛋蛋毫无办法,倒不如说,这些个活了千百年的老刀们也觉得,能看见那只鸡蛋才是不科学的。

被难住了的鹤丸还在思考着,却被长谷部一把推去了演练场。

可他现在哪有心情……

内心的抱怨戛然而止,鹤丸看向对面队伍中一个陌生的身形,那浑身没劲的气质怎么这么熟悉。

交手的过程中,他看清了对方的样子——明石国行,最近政府宣布的新加入的刀剑男士,好像常住三条大桥。

有了主意的鹤丸也不管演练场打的有多糟糕,结束了就立马冲回本丸,找到了来派与粟田口的短刀们,把计划如此这般的解释了一遍。

“我明白了,我们一定把新刀给大将带回来。”药研推了推眼镜。

“不,我跟你们一起去。”鹤丸拍拍自己腰间的长刀,神情坚决。

“可是……”

不等别人提出异议,他干脆利落地转身:“走吧。”


“鹤丸殿去哪了?”傍晚,找了大半个本丸没有找到鹤丸的审神者找到了在厨房准备晚饭的烛台切,“他今天下午好像没有任务啊……”

“这个……”烛台切面露难色,还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告诉她鹤丸去了三条大桥,就听见前厅不小的动静。

少女微微皱了皱眉,心中浮起的不好的预感促使她迈开脚步往前厅跑去。

看见少女,围着的刀剑们纷纷给她让开了位置,让她可以一眼看见被围着的刀剑的情况。

一身白衣染着不知道是谁的鲜血,被旁边的紫发青年支撑着的鹤丸看见少女,还有心思对她嬉皮笑脸地开了个玩笑:“这下子又得洗好久的衣服了呢……”

发现他还有心思开玩笑,少女缓了缓情绪,这才发现扶着鹤丸的那个青年没有见过——只是现在也顾不上这个。

少女刚叫了长谷部帮忙,准备把鹤丸搬到手入室,却没想到鹤丸反而比她更关注那个青年:“你先看看他呀,我可是好不容易把他从桥上带回来的呢,你看看他像不像懒蛋蛋!”

女孩看了眼放下鹤丸就一副耗费了他一辈子运动量的紫发青年,刚刚好不容易忍住的情绪又泛了上来:“你个笨蛋,现在是说那个的时候吗。”

看见她泛红的眼眶,鹤丸的话全堵在了嗓子眼,他可不是为了想让她哭才做这些的呀……


手入室,一边处理着鹤丸身上的伤,一边听他解释了一遍前因后果,少女没忍住又骂了一句笨蛋。

“夜里就是个睁眼瞎,还要去凑热闹。”

“……”鹤丸看着她的表情,突然表情夸张地捂住胸口,“被你这么一说,感觉伤口更痛了……”

“少来。”

不吃这套的审神者一个愣神,手上动作重了一分,鹤丸直接倒吸了口冷气。

“没、没事吧你……”少女立马松开手,生怕哪里弄疼了他。

看见她紧张的样子,鹤丸眨了眨眼,突然凑近了几分,少女下意识地后仰了点身子却直接靠上了背后的墙。

“我现在身上可有伤哦,你确定你要推开我吗,伤可能会加重的哦……”

少女抽抽嘴角,放下自己的麒麟臂(误)。

鹤丸金色的眼眸微微一亮,仗着少女不会推开他,又得寸进尺地靠近了几分:“看你这么紧张我的样子,果然我还是要比懒蛋蛋重要一点的吧。”

傲娇的少女本想跳起来反驳,看见了鹤丸比以往更亮的眼眸时,突然没了话,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胡乱地点了点头。

鹤丸像个得到了糖的孩子笑了起来,捧着她的脸在她眼睑上轻轻落下一吻:“我也是。”

少女已经没有这个心力去考虑他的“我也是”指的到底是什么,她所有的感官都被靠近的男人占据。看着逐渐放大的金眸中自己的倒影,她闭起了眼睛。

她总觉得,她家的鹤丸姥爷好像学坏了。
fin

后记
这篇文原本是想写前一篇明石婶的鹤球番外,然而那样就是妥妥的刀子了,其实原本就是当刀子写的。脑补一下的话大概就是婶婶和明石在一起了过后,再也不会和鹤一起玩耍,一起看电影,再也不可能像那次睡在坑里离的那么近了。他们之间唯一可能的联系就是鹤专门挖来给她偷懒的坑了吧,明知道会背锅还是给婶挖坑的鹤什么的。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