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mmmm

婶·懒蛋蛋脑残粉·婶与明石国行

懒蛋蛋与明石的脑洞(下)
【最后一发产粮玄学,发完就去捞刀】
ooc依旧是我的,明老板很好
轻喷


9.
“您今天……怎么突然想起给我安排内番了。”有一下没一下的锄着地,明石问。其实他更想问为什么不让他跟萤丸一起休息的,但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在这里锄地吧……

“内番和远征一直都是长谷部和一期负责的,”少女擦擦脸上的汗,“我猜大概是萤丸和爱染去拜托了他们吧,明石先生作为监护人可真是让他们操碎了心啊……”

他这是被吐槽了嘛……

“毕竟没干劲是我的卖点啊。”

少女见他呵欠连天,凑到他耳边轻声说:“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鹤丸殿有挖坑的习惯,明石先生以后如果想要偷懒可以待在鹤丸殿的坑里,被发现了还可以说是掉进了陷阱。”

明石微妙地看着审神者,决定心疼鹤丸国永三秒钟——才怪。

“您原来也会有偷懒的时候么。”

突然意识到自己仿佛暴露了什么的少女沉默了两秒,对明石露出一个颇为狗腿的笑容:“这个是秘密哦,明石先生可不能说出去。”

“嘛……你如果请我吃西瓜的话。”

……这人怎么知道她晚上会偷偷把冰镇在井里的西瓜拿出来吃的,那个时间他居然还醒着么。

“如果明石先生那个时间点还醒着的话当然可以了。”

大半夜的明石国行还醒着?不存在的。

少女原本是这么想的,然而当她熬夜批完文件发现睡在她房间门口的明石国行的时候,她是无语的。

这人是多想吃西瓜啊……

——明老板你人设塌了啊!你喜欢吃的是仙贝不是西瓜啊!!


10.
少女苦恼地扁了扁嘴……都这个点了,再把他叫醒不太好,可也不能就让他这么睡在这……

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少女向明石伸出双手,轻松地把他抱了起来——公主抱的那种——把他放在屋内的床铺上。

“没想到明石先生居然这么想吃西瓜……明明直接进来就好了,睡在门外着凉了可怎么办。”少女一边碎碎念着,一边走出房间。

床被霸占了的少女思考了一下决定去来派的房间凑合一晚。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直接钻进那个空着的床铺,闭上眼睛就进入了梦乡。

睡的迷迷糊糊的萤丸听见声响,抬头望去看见了个熟悉的影子:“国行……”

明石国行对他比了个嘘声的动作,萤丸眯起了眼,翻个身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11.
少女第二天是在自己房间里醒过来的。

她一脸懵逼地四处张望了一下并没能发现明石国行的身影。

满肚子疑惑地洗漱完毕后,她去到来派的房间想找人,惊讶地发现萤丸和爱染在房间里休息,而被告知明石远征去了。

——完了,明石先生一定是昨天晚上着凉了脑子烧坏了……

一上午在惴惴不安中度过的少女连文件都没处理几份,一听说远征队回来了赶紧出门迎接去。

“哎呀,真是累死人了,这样总可以让我休息了吧……”

听到熟悉的懒音抱怨着,少女愣愣地看着明石,歪了歪头,好像没烧坏啊……

注意到他的视线,明石懒懒地勾起一个浅淡的笑容,映着天光有些许的模糊。

带着口音的话语却清晰地传入她的耳中

——我回来了


12.
“所以说……昨天晚上果然是在装睡嘛!”

乘着萤丸和爱染出阵的时候,少女端着一盘西瓜找到了瘫在来派房间的的明石国行。

“我毕竟是战场上的刀啊,被人触碰怎么可能会不醒呢。”明石瘫在地上,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拿着西瓜,懒懒地答道。

——那你直接睁开眼睛不就得了,装什么睡啊……

——又让明石先生发现了一个秘密啊啊啊……感觉夜宵不保了。

“嘛……”看着把心里话都写在脸上的少女,明石好心情地坐起,对她招招手,“我也告诉你两个秘密好了。”

“明石先生你在我这的信用已经清零了。”

嘴上这么说的少女还是把脑袋凑了过去,感受到明石呼在她耳边的气息,不自觉地红了耳朵。

“第一,付丧神是不会生病的……第二,”他悄悄勾起一抹笑容,“懒蛋蛋找不到了,但这里有只懒癌,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收。”

少女愣了一秒,惊讶地抬头,唇瓣微微擦过明石的唇角。

柔软的触感让她激灵一下向后挪了半步,对上明石双色的眼眸,少女右手握拳捂住嘴,稍稍错开了视线,开口道:“事先说好,懒癌我可更喜欢懒蛋蛋那么可爱的。”

fin

评论(9)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