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mmmm

婶·懒蛋蛋脑残粉·婶与明石国行

懒蛋蛋与明石的脑洞(上)
【产粮玄学我来了】
ooc是我的,明老板很好
轻喷
婶婶痴迷懒蛋蛋(没错这是我
其实懒蛋蛋就是个助攻道具(我对不起懒蛋蛋
有点长于是分三部分


1.
“gude tamatama gude tamatama gudegude tamatama~~~”

一大早的从审神者的房间听到熟悉的魔性音乐,饶是长谷部也忍不住顿了下脚步,而后才敲了敲审神者的房间门:“主上,早餐做好了,您可以下楼吃饭了。”

“好的~”门内很快传来了清亮的声线。

这是一座普通的本丸,认真工作的审神者,侍奉主君的付丧神。

不过,这座本丸的审神者有个特别爱好,她对一只名为懒蛋蛋的鸡蛋,有一种迷之痴迷——从手机壳到水杯,甚至衣服,都是懒蛋蛋相关周边。

加州清光甚至问过审神者:“我和懒蛋蛋比哪个比较可爱!”

看着清光满眼的期待,少女犹豫了一下,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清光是刀剑懒蛋蛋是食材,怎么能比较呢。”

主上您也知道那是食材啊,不要再在吃饭的时候和食物对话了——烛台切光忠麻麻。

看见清光的下场,大和守·不·安定放弃了问主上是爱他多一点还是爱懒蛋蛋多一点这个问题。

超越懒蛋蛋?不存在的(手动再见


2.
可是有一天,审神者说她找不到懒蛋蛋了。

之前通过审神者的灵力,刀剑们多多少少都见到过那只慵懒的趴着的鸡蛋,但是审神者……似乎看不见那只会懒洋洋说话的鸡蛋了,目之所及,只是普通的鸡蛋。

刀剑们表示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担心。

因为自从看不见懒蛋蛋之后,审神者消沉了好一段时间,虽说工作还是有好好做,也依旧对他们很关心,但不少刀剑都发现少女开始时不时地盯着鸡蛋发呆。

审神者这个状态可急坏了长谷部。

“请放心,我们一定给主上带回政府新发布的刀,让主上高兴起来。”出阵的小短刀们临行前对着忧心忡忡的刀剑们承诺,雄心勃勃地出发了。

小短刀们历经艰难险阻,终于在三条大桥下遇见了那位刀剑男士——不过这气场怎么这么熟悉呢?

天真的小短刀们并没有多想,兴高采烈地带着新刀回了本丸:“我们把新刀带回来啦!”


3.
少女愣愣地看着眼前紫发的付丧神。

“你好,打扰了,我叫明石国行,请多多关照……啊,别对我太严厉啊?”

这熟悉的气场,长谷部突然很想捂脸,清光心中警铃大作,三日月·哈哈哈·宗近依旧在哈哈哈……

“啊……你好,我是你的审神者……啊不对,我记得明石先生是来派的吧,和萤丸、爱染住一起行吗。”少女对两小只挥挥手叫他们过来,“顺便可以让他们带你参观一下本丸。”

明石国行依旧懒洋洋地挠了挠头发,点了点头。

“那就交给你们了。”拍拍来派两小只的肩膀,她笑眯眯地交代了任务,视线又移到了明石国行身上,犹豫了一小下,还是小心翼翼地开口问了他一句:“明石先生,认识懒蛋蛋么……”

哈?


4.
明石国行来了这座本丸以后,也没人给他安排出阵远征内番,他每天饿了就吃,累了就睡,过上了理想的生活——除了要面对一直盯着他不放的审神者。

——我真的不认识那只叫懒蛋蛋的鸡蛋,我们也没有任何关系。

“明石先生以前是不是被当作菜刀用过,切过鸡蛋卷之类的……”

——哪个蛇精病会用太刀切鸡蛋卷,他的懒散是天性……跟那只鸡蛋没有半毛钱关系。

大概是看在审神者没有给他安排任何任务的份上吧,明石国行觉得跟她说说话也不是很累,所以当少女捧着播放着懒蛋蛋动画的笔记本电脑安利他看的时候,他也没有拒绝。

——他到底哪里跟这只鸡蛋像了……

撑着脑袋躺在地上看到第5xx话的明石心中默默吐槽。

可审神者仿佛来了劲,甚至拿了一个生鸡蛋给他:“我相信明石先生一定能够把懒蛋蛋找回来的!”

——少女你哪来的自信。

看着少女晶亮的蓝眸,明石没能说出拒绝的话。

评论(2)

热度(63)